腐趣阁

76. 丢画(第1/2页)

刘晖觉得齐敬有些古怪,自上次留意到齐敬仍未动笔后,他便多留了几个心眼。

晚上临走前,他等在齐敬画室外,在齐敬打开画室门的时候扫向齐敬桌上。

今日已经是画赛第十天,他桌上的的笔连润湿的痕迹都没有,画纸也不曾抽开。

“齐兄还没动笔?画赛只剩五日了。”

齐敬乜着眼看刘晖,这蠢人真是瞎操心,明日他便能拿到又柳的画,急什么。

“刘兄弟倒是为我操心。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思索画题,你说说一个夏字该怎么画?”

“游人纳凉,稚童戏水,夏花烂漫。”

齐敬脸上颇有得意之色,知道刘晖的画快到末尾,再不得更改,放心道:“刘兄弟说的不错,可是太俗了。依我看,想画夏,就要画凉却不只是凉。”

刘晖未曾想到这一点,有些意外齐敬在作画上真有几分巧思在,他对画题的理解可谓另辟蹊径。

齐敬很是享受刘晖眼中闪过的惊艳,朗声笑着拍上刘晖的肩,“走吧刘兄弟。”

画室内,薛椋泓看着画上清冽的碧潭,又柳在一旁道:“所以我的画,是要用夏热比出夏凉。”

“我仔细想了许久的。”又柳捉着笔站起身,俯视桌上的画。

多数人画夏,画的都是夏日中某处的景致,或庭院深深,或池中碧荷。

又柳不画这些,反让画中有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之感。

薛椋泓看向又柳的目光中不掩饰其中的欣赏,“若我是评画师,要封你的画一甲。”

又柳笑起来,若他在评画时能想起自己的话就好了。

又柳俯下身准备继续作画,薛椋泓兀自抽出一张画纸,取笔沾了墨。

又柳留意到他的动作,“殿下画什么。”

薛椋泓定定看着又柳,又柳心头轻跳。

薛椋泓已经开始下笔,寥寥几笔便勾出她俯身作画的模样。

薛椋泓的目光不是扫在又柳侧脸,没一会又柳便感觉到被薛椋泓注视的那半张脸烧起来。

薛椋泓勾起唇,喉间发出气声轻笑。

那笑声轻飘飘落在又柳耳中,又柳脸色更红。为了不让自己在闹出笑话,又柳强装镇定忽略薛椋泓的轻笑,将全部心神放在笔尖。

又柳的心思放于画上,很快平静下来。

薛椋泓指尖画笔停住,默默看着又柳的侧脸。

又柳脸颊白里透粉,落于画上的眼神明亮、专注,能让人感觉到她对于下笔的重视。

知道她是母后送到自己身边的人,他还觉得母后太小瞧了他。

可几番接触下来,薛椋泓知晓是自己小看了又柳。

她大胆热情、活泼明媚得恰到好处,也足够认真诚挚,所以即便有出格的举动也不让人觉得轻浮。

他本该是一潭死水,又柳却能点水拂波。

薛椋泓敛眸,笔尖再次勾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惑我[娱乐圈]寒雨八零之改嫁隐形大佬成为黑心莲魔尊的白月光宙籍反派男团出道ing!大熊猫还要吃鸳鸯火锅,是会被其他熊猫笑话的!炮灰幼崽,在线攻略死遁后前夫追悔莫及捡到个苗疆少年飞升从带观众见鬼开始[直播]购物者的语言老师[杀人者购物中心他人即地狱同人]绝仙III腹黑世子心尖宠已读不回这个排球是非打不可吗珍珍佳肴梦转千载娘娘她宠眷不衰如果小狗会写情书剑修也得乖乖上学末世奇妙之旅换装布偶火遍古代偷偷想你[校园]为证大道三次祭师冰山总裁他有两副面孔变成幼崽在龙族当团宠屋檐下的恋爱进江湖前先报名山河无恙重生后娶了偏执冰山反派早死白月光回来后误入歧途[校园]咸鱼她一心只想下线怜花意捡了个小福星后,全家旺疯了非诉搭档休夫记我就是一个破写文的戏精攻了主角攻[快穿]开局成废物,却点满除诡技能